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爱着神奇的配音世界,向配音老师们致敬!

配音控,姜Sir粉,执迷不悟于整理电视剧配音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非常静距离》不甘宁静的撒贝宁  

2011-06-24 01:14:34|  分类: 综艺访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要开始爆料了,有一个体育频道的主持足球节目的叫段暄,因为他们直播足球经常由于时差的问题,是大半夜,迷迷糊糊的,爬起来就去直播,然后也没来得及去饬,就穿了个短裤,套了个西服就来了,来了之后呢,他就坐在那儿,那个桌子特别小,结果他那条腿就露了半截出来,被观众发现了以后就桶到网上,说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上身穿西服,下身穿短裤,但是段暄还特别奇怪,他腿上的毛特黑,跟猩猩似的,我们就开玩笑说,段暄,你得写篇文章跟大家说,我穿的不是短裤,是毛裤。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就说我在学校一直是一个特别有说话的冲动和欲望的那种人,我说我的表达能力不错,我希望用我的法律知识为这个节目提供一定的服务,反正说得挺情真意切的,然后再加上我在电话这边还抽泣着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多大点事啊,还抽泣?”

    李静:“那他们见到你是惊喜呢,还是失望呢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分两派,有一派是挺惊喜的,有一派是挺失望的。我大学刚毕业你会儿跟现在长得不像,就说脸挺窄,黑黑的,瘦瘦的,就站在走廊里,他们说这猴子谁弄来的?他们一开始很失望,因为他们招了好几个人嘛,后来他们看到张绍刚的时候,又对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这个问题我又必须爆张绍刚的料,你知道咱们国家法律是两审终审,但张绍刚有一次做节目,就特别自然地问嘉宾,‘那您觉得这个案件三审会怎么样呢?’嘉宾当时就傻了,那个老师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‘我们国家没有三审,两审就终审了。’但是张绍刚呢,他就属于特别淡定,一般主持人到这会儿就慌了,但张绍刚说,‘那如果我要两审我也不服呢?’嘉宾被他问的说,‘你说的那叫再审。’‘就是嘛,我说的三审就是再审嘛!’嘉宾说,‘对不起,我错了。’所以他就属于熬鹰,把嘉宾熬疯了为止。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到了高中二年级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文科,当时心里的目标是,特别想考中央戏剧学院或者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,其实我是特别想考表演系,但是我听说表演系,男生不到一米七五人家不要,那时候我才一米…… 这个就不要说了,以我个人的判断,在那几个月里,想长到一米七五的可能性不大,所以我当时就想考导演系。”

    老师把所有已经被保送的学生安排到教室最后一排,只提了一个要求:睡觉不要打呼噜。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在北大属于校霸级的人物,校霸专门管理校花,或者说专门被校花管理的也叫校霸,我本科四年,念完之后就保送研究生了,研究生是三年嘛,我从上研究生就开始在《今日说法》主持节目了,所以大量的时间要学校工作两头跑,我的同学三年研究生都毕业了,但是我一直到第五年我的毕业论文才写完,三年的课程已经结束了,最后一篇毕业论文一直到2003年才写完,所以我等于在北大前前后后呆了九年。而且我又是打篮球的学生,大家经常在篮球场看见说,‘他怎么还在这儿?’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全知道,北大所有的地形,什么地方适合读书,什么地方适合谈恋爱,什么地方适合牵着手溜达溜达,什么地方绝对碰不到老师。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上一年级的时候,我当的长比较多,我是北京大学广播电台副台长,我是北京大学戏剧社社长,我是北京大学食堂厨师长。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是属于那种脸皮特别厚的,老师一问,因为刚上大学的时候,都是从高中来嘛,谁也不认识谁,相互之间你有什么才能,干过什么,谁也不知道,我们一起开会,马上要成立一个广播电台,哪些同学以前在中学干过广播电台?其实我压根儿没干过,举了,哪些同学认为自己能当台长啊?(又举手)我属于什么事都往前冲的人,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,不是所有人举手都能当上的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你是怎么当上的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因为就我一个人举手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你在大学的时候,在女生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这个话题太甜蜜了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我觉得你挺招女孩喜欢的,因为你口条这么好。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不光口条好,我身条还挺好的。其实这真的是一个既甜蜜但是又透露着些许苦涩的话题,其实我在大学的时候,真的,没什么女孩正眼看过我,当然我知道她们心里可能都想正眼看我,只不过她们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你上学谈过恋爱吗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谈过。”

    李静:“几个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一个,真的就一个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算少的算多的,在当时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算多的了,我身边很多男生真的就是刻苦学习,从头到尾,因为他们高中时候都已经有了,而他们特别从一而终地就守着高中那个女朋友,最后结婚生子,哪像我,在大学谈半天还没谈成。”

    李静:“你上大学谈恋爱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不认真我谈四年干吗?相当认真啊!”

    李静:“写诗吗?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何止写诗,血书,我那会儿老贫血,甚至叫人下楼吃饭,我都得(作咬破食指的动作)‘下楼吧’,举着。”

    撒贝宁豪爽爱美,爱打篮球,《非常静距离》摄制组跟拍,撒贝宁紧张得一球没进,摄像走后,撒贝宁一投一个准,最后一个压哨三分球,撒贝宁高喊:“把摄像给我找回来!”

    撒贝宁:“我们球队一个年龄最大的师兄,用他的湖北普通话跟我说,‘你知道为什么你刚才投不进吗?我送你五个字:名利害死人。’然后转身自己一投,没进,我跟他说,‘是的,名利害死人。’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